十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十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14:06:2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做搬家的人之所以在年庄扎堆,是因为这里进城方便、停车也方便。”在年庄村经营搬家公司的王峰说,十多年前,这里可以随便停车,不受管制,也不用交停车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31日,冯友向新京报记者展示了其公司的百度搜索推广功能后台操作页面。当天上午8点至12点,百度已从其公司账户中扣费3000元。冯友说,自己公司的竞价排名报价为每点击一次八九十元,但四方兄弟一直比他的公司排名靠前。“我不知道他出价是多少,也不敢和他比。但他的花销应该不会低于每天6000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女士家的一幕发生在2020年6月中旬。一个多月后,四方兄弟为歌手、作家吴虹飞搬家时故技重施。但与王女士不同,吴虹飞在微博上曝光了四方兄弟的行为,不仅引发舆论关注,朝阳区市场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力高”提供的不是一般的顾问服务,而是“公司秘书”服务。公司秘书不同于一般秘书,基本上与高级管理层无异,职务涵盖人事、账目管理、业绩报告等,同时还需要跟税务局、证监会、港交所等机构打交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鹏军告诉新京报记者,这种做法是目前中小型搬家公司的普遍情况。因为这些公司在竞价排名中投入巨大,“为了公司生存,就必须拉高搬家费用才能赚取利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女士回忆,拨通网站上的联系电话后,她曾询问对方是不是兄弟搬家,对方说是。之后,她添加了对方微信,并在微信中确认搬家总费用约1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十年前左右,竞价排名花费低、效果好。每天只要投入几百元,就能换来几十个咨询电话。”赵鹏军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四方兄弟在百度竞价排名的投入,冯友及另一搬家公司经营者表示“很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7月,赵振强对人讲过四方兄弟的业绩。王峰说,赵振强自称每辆搬家车每个月的产值达到10万元。和四方兄弟相比,其他中小型搬家公司的搬家车产值低得多,比如王峰的公司,一辆车一个月的产值只有五六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在电话里说,你这个合同太假了,签的时候也没告诉我们有人工费。对方说你再说什么也没用,合同上怎么写就怎么来。”刘女士说。